贝贝

文渣一个!!!

占tag道歉
想找篇文,实在找不到求助一下!
就是雷总是明星,然后安哥是刑警队队长,雷总参加了一个节目,就是直播明星的日常生活。这篇文算半个论坛体。
被我自己蠢哭系列,记得内容,就是忘记叫什么名字了。(其实就是为了看后续)
谢谢!(找到文我就把这个删了)

【瑞金/性转】青梅竹马抵不过一见钟情(下)


“嘶!”因为太阳光的原因,格瑞下意识的用手挡住了眼睛,“这里是……医院,我怎么在这?”格瑞依稀记得当时他在家倒水喝,突然一阵胃疼 之后就记不太清了。
      “哟!我们的格瑞大忙人终于醒了!”雷狮靠在门前,双手怀抱在胸前,“嘶,不过你这胃癌是怎么回事,不肯住院?你住院最起码还能在活上一段时间!”
       “我讨厌医院,就像你讨厌被家人囚困的感觉!”是的,没错,格瑞从小就讨厌医院,这件事只有金和秋姐知道,不过这只是其中的原因之一。也许真正的原因也只有他自己知道吧!
      格瑞看向窗外,盯着那人来人往的街道,发着呆。雷狮一脸不爽的看着格瑞,“我*”
      “雷狮,你别闹了!说吧!格瑞,这是怎么回事?我跟你合作了这么长时间,你都没告诉我,而且你的饮食还是这么不规律!”安迷修晃了晃手里的诊断书,“还有就是金让我给你送这个来了!”听见金的名字,格瑞那空洞的眼神瞬间泛起了一丝光芒,他在想,至少金还记得他的,不是吗?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从口袋了拿出一张邀请函,“真不明白你们初中到大学玩的那么好 现在怎么不在一起玩了?”是啊,怎么不在一起玩了,这个问题,格瑞在心里想了很多遍,或许真正的答案在金那里吧!
       “我要出院!”
       “什么,格瑞,这是你自己的身体不是我的,你到底想干什么!”这是安迷修第一次对雷狮以外的人发火,就算是很生气,他也不会发火。
       “没什么!你别管我!”格瑞依旧面不改色地说着,对于安迷修的发火欲动无终。“你是想参加金的婚礼是吧!行!参加完她的婚礼之后立即会医院来治疗!”安迷修往后退了一步,两个人的态度都很强硬,那倒不如各退一步,格瑞点了点头。
婚礼那天
        “格瑞,你来了!”金有点害羞的看着格瑞,“你今天真漂亮,金!”格瑞出神地看着金,有摇了摇头,不能这样,“切,她什么时候不漂亮!”嘉德罗斯一把搂过金,看的格瑞,倒不如说是在宣布主权。
        格瑞张了张嘴,在说什么?但是没声音出来,所以金不知道,而嘉德罗斯是警察,对这些东西都很精通,“螺丝,格瑞他刚刚在说什么啊?”金一脸好奇,“她说祝我们幸福!”金没多想,哦了一声。
       金伸了一个大大地懒腰,“呼~终于……结束了 原来参加婚礼比策划婚礼还要累啊!”嘉德罗斯枕在金的肩膀上“从今天开始,你就是我的了!”嘉德罗斯迷迷糊糊地说到,“噗!我不一直”
        “有天我睡醒看到我的身边没有你,留下……”
      “等下,让我接个电话!”金伸手去拿电话,“喂,你好,我是金,请问您是哪位?”
      “什么?这……这”金非常惊恐地看着挂断的电话,嘉德罗斯看出了金的异常,问道“怎么了?”
      “呜呜呜,格……格瑞他……今天还好好的呀!怎么突然就……”金连忙把穿上鞋子,嘉德罗斯也跟着金一起来到了医院,“请节哀顺便吧!我们已经尽力了!”医生拍了拍金的肩膀,“呜呜呜,我……”嘉德罗斯拍着她的背,安慰到。金和嘉德罗斯一起帮格瑞办了葬礼,之间,金的精神一直很恍惚,至于格瑞最后被怎么安葬的都不知道。
       几年之后
       “嘉德罗斯,我想好了,我们离婚吧!”金深呼吸了一口气,重重的说到,“离就离,谁怕谁啊!”嘉德罗斯在上面飞快地签了字,一点留恋也没有。“希望我们永不再见!”金面带微笑的关上了门。然后走出家门,哦不,应该说是走出嘉德罗斯家门,毕竟在刚刚的几分钟前,他才刚和自己离婚啊!
       然后来到这个她已经一年没有来过的地方,轻轻拍了拍这上面的灰,墓碑上清楚地刻着‘格瑞之墓’“我已经好久没来看你了,你最近还好吗?我和嘉德罗斯离婚了!求你快点回来好吗?”金靠在墓碑上,像它倾诉,只是“他”永远不会再回答她了。
        金站起身来,坚定的说“我已经不会在哭了,这个世界上不需要懦夫 更不会同情弱者 我要变得更强,让嘉德罗斯刮目相看,你会支持我的,对吧!”她轻吻着墓碑,然后离开了,渐行渐远……
         虐格瑞是我快乐
http://dongfanghong068.lofter.com/post/1f4934b7_128e8005这是虐格瑞上

【瑞金/性转/虐格瑞】青梅竹马抵不过一见钟情(上)

      最近金很奇怪,经常坐在座位上发呆,凯莉觉得很稀奇,金可是有个外号太阳花,因为金非常爱笑,这种笑容总能给人温暖,就像太阳花一样,久而久之就有了这个称号。
      如今,太阳花竟然也有不高兴地时候,“喂,金,你在发什么呆呢?”金被凯莉这么一叫,瞬间回过神来,“啊!没……没什么!就是在想一些事情!”金摇了摇头,“金,你是不是又跟格瑞吵架了!好像你们每次吵架,你都会发呆啊!”跟在凯莉身后的紫堂幻弱弱的问道,“没有的事啦!咦?总算肯出来了(๑>ڡ<)☆”说完,金朝教室门口走去,“唉!金你去哪?马上就上课了!”
        “紫堂,帮我向教授请半节课假,就说我不舒服,马上回来!”
        凯莉拖着腮帮子,若有所思道,刚刚从教室门口路过的人是嘉德罗斯 ,莫非……想到这,她从口袋里拿出一根棒棒糖,拆开包装纸,随手一扔,把棒棒糖含进嘴里,“紫堂幻,帮忙扔下!”
       “嘉德罗斯,我错了(><),你就原谅我嘛!好不好,大不了我以后不和格瑞一起玩了?”
       “哼!渣渣,你以后要是再让我发现你跟格瑞见面,我就……”嘉德罗斯一脸不高兴的模样,金眨着这天蓝色的眼睛,一副乖巧的模样,“不生气了吗?好不好?”
        嘉德罗斯别过脸来,“哼!渣渣!谁说我不跟你生气的!”一脸傲娇地说,金了解嘉德罗斯,多半这种情况,嘉德罗斯的气早就消了一大半了,“走啦!我还要上课呢!下课再来找你吧!我只跟教授请了半节课的假!”
       金飞快地跑向教室,半节课的时间快过了,这节课可是老丹的课,老丹喜欢的是守时的人,不守时的话,估计会被骂个半死。“唔!”金跑的太快,没注意拐角处,一不小心撞到了人,“同学,你没事吧!唉?格瑞,你怎么在这?”金很惊讶,她可是刚刚才和嘉德罗斯发过誓的,说不跟格瑞来往的,这不,说曹操曹操到,“那个,格瑞,我先走了,你先收拾下吧!”格瑞一直盯着金,知道看不到金为止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----------------          (我是分割线)
      近期,格瑞觉得金非常奇怪,总是和自己保持一定的距离。就连他打给金的生活费,金都没有要!后来才知道,原来金和嘉德罗斯谈恋爱了,嘉德罗斯不准金和自己来往啊!“她只把我当哥哥而已,仅此而已!”确实,金只把格瑞当哥哥,至于其他的感情是没有的。可是格瑞对于金不一样,格瑞非常喜欢金,不对应该说是非常爱她,只要金还把他当成朋友,自己就心满意足了。
几个月之后
       现在,每当格瑞看到金和嘉德罗斯在一起,心就骤然疼痛。“嘉德罗斯,你说我能不能毕业啊!我紧张死了!”金趴在嘉德罗斯的肩膀上,“切,渣渣就是渣渣,我这几个月帮你突击补习,要是不能毕业,就对不起我这个全校第一的身份,又或者说是你太弱了!”
        “你才弱呢!”金立刻不高兴了,每次嘉德罗斯怼自己的时候都会说自己太弱了,其实吧!自己除了数学和物理有一点点偏科之外,其他都还好!嘉德罗斯把金朝自己那一拉,导致金撞到了嘉德罗斯的身上,“哎呦!喂,嘉德罗斯,你干嘛呢?”金揉了揉鼻子,“渣渣,就是渣渣,走路都不看前面的,差点撞到电线杆了!”嘉德罗斯抬起手指,往金额头上一弹,“切,赶紧走吧!”
       然而金不知道格瑞就在俩人的身后,看着这一切的发生,“或许,金在他的身边会更快乐!”
        时间流逝的飞快,不知不觉,许多人都快要结婚了,金也是。知道金要结婚这消息,格瑞很是心痛,但也很欣慰,幸亏当初金选择的是嘉德罗斯而不是自己,半年前,他被查出来是胃癌晚期,最多只能再活五个月不到,金毕业后成为了明星,格瑞看着金那灿烂的笑容感觉很温暖,因为,自从毕业以后 他们就再也没有联系过了,金结婚的消息也是从金的粉丝口中得到的。
         格瑞不禁冷笑 明明以前玩的很好的玩伴,怎么现在变成这样,听说金的婚礼在六月份举行,“六月份吗?不知道能不能参加到你的婚礼了呢?”格瑞拿着诊断报告,胃癌晚期,随时都有可能死亡,医生只是确定最多只能活五个月不到,格瑞躺在床上,看着天花板,“希望能看到你最后一眼!”
        “快让开,病人体温正在下降,心脏跳动逐渐减弱!”安迷修在急诊室外非常着急, 他原本是来找格瑞商量事情的,结果没想到一进去看到的却是格瑞晕倒在餐桌旁,然后他赶紧把格瑞送进医院,然后打电话给金,可是金怎么也不接。安迷修大概没有想到 金现在正躺在某人的怀里,看着电视剧,吃着东西,然而她的手机被嘉德罗斯给关机了,理由是好不容易有一天的假期,不准有任何人来打扰他们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安迷修,你不就来找个人吗?怎么摊上这种事了?”雷狮接到安迷修的电话 火急火燎的赶过来,“我正好去他家,总不能见死不救吧!”安迷修一脸无奈,“说的也是,到时候在好好敲诈一把!”  
        “请问哪位是病人家属?”急诊室的门被推开了 医生解开口罩说到, “我是他朋友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他的家属没来吗?”医生疑惑地问。
        “他没有家属,您有什么事情可以跟我说!”  
        “哦,是这样的 这位病人情况有点特殊 胃癌晚期,我建议住院,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来医院了,我们医院的医生都建议他住院 可是他就是不肯,到时候他醒了,麻烦你们劝说一下!”
         “什么!胃癌晚期!怎么可能!”安迷修一脸惊讶,嘴巴张的可以塞下一个鸡蛋了,“真是摊上事了,安迷修,金不在吗?找她过来啊!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她要是在的话,我现在应该回家陪你了,好吗!”安迷修看着雷狮,微笑的说,这种微笑可以证明安迷修现在很生气。“算了!等他醒了再说吧!”

原本打算一章写完的,算了吧,还是分两次写吧!是瑞金刀

http://dongfanghong068.lofter.com/post/1f4934b7_128fc37a
虐格瑞下

【雷安】天使之矢

https://shimo.im/docs/431qZh6vbvYaik9n
朋友写的文,只是帮忙转发的 @一座凉亭
终于好了,呜呜呜😭
禁止转载!!!

厉害了,为什么安哥要打光棍,这个说明了一切。66666